省金融辦關于扶持小微企業發展工作有關情況的報告

來源 :山東省金融工作辦公室 訪問次數 : 發布時間 :2018-06-20

省委督查室:

收到省委督查室關于全省小微企業發展情況督查的通知后,我辦高度重視,立足工作實際和部門職責,立即對扶持小微企業發展工作的有關情況進行了全面梳理。現就有關情況報告如下:

一、金融扶持小微企業發展基本情況

(一)加強政策引領。加大政策扶持力度,研究出臺了《關于服務實體經濟防控金融風險深化金融改革的實施意見》(魯發〔2018〕16號)、《關于做好金融產業更好支持新舊動能轉換的實施意見》(魯金辦發〔2018〕5號)等文件,從提升融資服務效能、發揮風險保障功能、服務實體經濟、地方金融發展等多方面研究提出了具體措施。支持和推動銀行機構開展信貸服務創新,加大對我省“十強”產業等重點領域和“小微”“科創”等薄弱環節的支持力度,切實滿足小微企業合理資金需求,有效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截至5月末,全省本外幣貸款余額達到74226.1億元,增長8.4%。

(二)深入貫徹落實《非公十條》。高度重視非公有制經濟健康發展,牽頭或聯合牽頭涉及的打造一流營商環境、建立健全融資新機制、推動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等9項任務均扎實有序推進。在落實非公有制企業與國有企業在準入、資金等方面享受同等待遇方面,進一步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涉企收費行為、加強出口退稅賬戶托管貸款貼息管理等,對所有企業均一視同仁。對有技術、有市場、有品牌,資金周轉暫時困難的拖欠源頭企業,引導其統籌運用盤活資產、發行債券和銀行信貸等手段化解風險。同時,為優化地區金融生態環境,代省政府辦公廳起草了《關于做好打擊逃廢金融債務工作的通知》,建立了逃廢金融債務綜合防控、聯合懲戒機制,全面提升銀企互信和市場信心。

(三)拓寬企業直接融資渠道。一是推動企業掛牌上市。加強與境內外證券交易所對接,推動符合條件的中小微企業創業板上市或新三板掛牌融資。截至2018年5月末,全省上市公司數量達到294家,累計融資6680億元,其中,在創業板上市30家;在新三板掛牌的企業達到621家,累計募集資金225.32億元。二是引導中小微企業發行債券融資,2018年1-5月,全省合計有76家企業發行各類公司信用類債券188只,融資合計1849.3億元。三是積極發展服務于中小微企業的私募股權投資基金。督促資本市場發展引導基金加大對三板、四板掛牌企業的支持力度。目前,兩只資本市場發展引導基金投入資金5.67億元,投資企業24家。截至5月中旬,我省在中基協登記的私募股權、創業投資基金管理機構達到365家,管理基金數目為543只,管理基金規模1432.7億元。四是推動區域性股權市場主動謀求發展質量變革,前5月新增掛牌企業413家,達3807家。指導齊魯股權交易中心與省工商局溝通對接,探索研究股權登記信息對接機制。五是深入推進規模企業規范化公司制改制,繼續推動“改制五年計劃”,2018年一季度,全省完成改制企業882家,占納入改制企業總數的2.49%。

(四)突出地方金融組織特色優勢。一是支持引導民間融資機構拓展股權投資業務,規范債權和短期財務性投資業務,切實增加金融資源供給,有效降低實體企業融資成本。截至2018年4月份,我省527家民間融資機構累計投資1559.61億元,其中1-4月份累計投資165.64億元,支持三農、小微企業投資超過91億元。二是鼓勵小額貸款公司加大小微企業融資支持力度,截至2018年4月末,我省417家小貸公司累計發放貸款196.55億元,其中發放涉農貸款64.1億元、小微企業貸款115.52億元。三是鼓勵政策性、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定向降低企業融資成本,2018年3月,印發《山東省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關于進一步加大融資擔保行業對精準脫貧支持力度的通知》(魯金監字〔2018〕11號),鼓勵針對扶貧開發項目設計擔保產品,降低擔保費收取標準,努力壓縮扶貧開發項目和貧困戶融資成本。截至2018年5月份,完成新設政府性融資擔保機構3家,全省融資擔保機構總數達到417家,注冊資本總額779.06億元,在保余額1138.02萬元。四是率先在全國開展了新型農村合作金融試點工作。截至2018年4月末,全省共有116個縣(市、區)和14個開發區的408家農民專業合作社開展信用互助業務試點,參與社員(包括法人社員)2.8萬人,累計發生信用互助業務3875筆,互助金額15951萬元。初步建立與我省農業農村發展相適應、運行規范、監管有力、成效明顯的新型農村合作金融框架。

二、存在的主要問題和困難

(一)部分地方金融組織發展面臨政策制約。以小額貸款公司為例,其在相關稅收、抵押登記、信息共享、司法保障等方面依然無法享受與金融機構同等待遇。“營改增”后,由于增值稅可抵扣項目少,地方金融組織稅負普遍加重。小額貸款公司在沒有進項稅抵扣的情況下,加上附加稅,小額貸款公司實際稅率上升0.75個百分點左右,經營成本居高不下,難以充分發揮對傳統金融的補充作用。

(二)農村合作金融試點法律地位不明確。盡管國家允許農民合作社開展信用合作,但現行法律法規對于農民合作社內部開展信用互助還沒有相應條款和細則。目前,除銀監會批設的農村資金互助社外,其他資金互助組織法律地位不明確,絕大部分無法注冊登記,不能獨立承擔民事責任,業務合法性也缺乏依據。此外,由于信用互助業務部是農民專業合作社的內部機構,不具有法人地位,在開展信用合作時,農民專業合作社實際上是互助金借入和借出的法律主體,一旦發生法律糾紛,農民專業合作社全體社員承擔責任,造成參與信用互助的社員與未參與信用互助的社員權責不統一。

三、扶持小微企業發展的意見建議

(一)積極為小額貸款公司爭取金融機構地位。建議在國家層面上將小額貸款公司定位為“非銀行金融機構”,將其作為金融業中的重要組成行業加以培育、推動和發展,逐步發展成為銀行業金融機構在基層地區的貸款零售商和金融服務終端。建議在國家層面出臺類似于融資性擔保公司的政策文件,在小額貸款公司的設立、變更、終止等關鍵環節,及其監督管理和風險控制等重要方面,統一相關政策,提出相關要求,進行規范運作。盡快完善相關配套措施,出臺抵押登記、征信管理、會計制度等相關配套政策。例如,工商、國土、房管等部門在小額貸款公司辦理抵質押方面,視同金融機構對待;稅務部門參照金融機構標準給予小貸公司稅收優惠政策;司法部門在受理審查小額貸款公司涉訴案件時將小額貸款公司視同金融機構對待等。

(二)明確信用互助的法律地位,把新型農村合作金融試點作為普惠金融體系建設的基礎工程來抓。建議對《農民專業合作社法》進行修訂時,能夠在條文中明確:“經縣級地方金融監管部門批準,農民專業合作社可以在內部開展信用互助業務,并依法納入營業范圍”。認真落實國務院《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要求,努力探索把開展信用互助業務的農民合作社,打造成農民對接農商行、農行等正規金融機構的信用平臺,培育農民的互助、有律、民主和契約意識,通過農民合作社內部信用互助提高農村金融服務的覆蓋率、可得性和滿意度。進一步加大政策扶持力度。作為為“三農”提供最直接、最基礎金融服務的一種行為,信用互助的操作主體和服務對象是農民這樣一個資產實力弱小、風險防控能力較差的特殊群體,地方政府和托管銀行都需要承擔一定的公益責任,建議國家從加快“三農”發展的戰略高度,加大政策扶持力度,按照信用互助業務交易量,每年給予資金獎勵、風險補償,對所形成的稅收給予減免,促進其健康有序發展。


 

山東省金融辦 

2018年6月20日


御龙在天职业